第228章:凡事先干了再说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现在神州大陆流行的造纸工艺还是以树皮、麻头及敝布、鱼网等原料,经过挫、捣、炒、烘等工艺制造,大夏国也是如此,但纸的用量每日剧增,原材料的缺少造成了纸比钱贵的现象。



    而萧锐记忆中,传统造纸工艺不断改进中,竹纸被发明成功,因为竹子的纤维硬、脆、易断,技术处理比较困难,不容易造纸,但改良工艺,高强度打浆,便会造出细密匀称的好纸,而在大夏国,竹子茂盛繁多,正好适合竹纸!



    另外活字印刷术不用多说,是彻底改良雕版印刷术的弊端,先从泥活字开始,到木活字直至铜活字,大大降低印刷成本,提高印刷效率。



    两者组合,简直是神器。



    萧锐只记得大致原理,所以给夏皇讲得也是大致原理。但这并不影响夏皇理解,而且深入理解后,夏皇才真正意识到竹纸和活字印刷术的强大,更加相信了刚刚贾诩说的那些话!



    这简直是大夏国的文化变革!



    改变大夏国的现状,能让寒门崛起的手段!



    夏皇看向萧锐,郑重道:“朕会从内帑中拿出十万两,你派人给朕亲自研发竹纸和和泥活字印刷术,不惜代价,不顾成本。而且此事要严格保密,沐尘,派锦衣卫给我看守工坊,禁止任何人靠近!”

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沐尘说道。



    萧锐原本只想赚钱,没想到搞成现在的状态,但能造福大夏,他自然热捧:“儿臣遵旨,父皇放心,此事关乎社稷,儿臣不敢懈怠。但这两件事和从零开始没有什么区别,需要不断地尝试、实验,所以儿臣提前要说清楚,别耗费的时间较长,父皇一焦急,儿臣就被父皇责罚!”



    夏皇笑道:“朕知道,所以朕不催促你,而且朕能答应你,等你制造成功,特许你推荐的商会两年内独家发行竹纸和泥活字印刷。”



    萧锐的呼吸骤然急促。



    两年内独家发行,不被朝廷收走,这可发达了,必然赚得盆满钵满!



    “父皇你放心,我拿着鞭子守着,有信任完成这次任务!”萧锐瞬间充满了斗志。



    夏皇点点头,笑道:“坐下来吧,也被太激动,看你兴奋的都跳了起来,你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。”



    “父皇如此信任儿臣,这是儿臣的荣幸。”萧锐乖巧说道。



    夏皇忍不住叹道:“如果你其他几位哥哥有你这么听话,那该多好了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父皇?”萧锐问道。



    夏皇道:“你可知今日早朝,你五位皇兄全部入宫,极力反对吏部呈送的官员代替名单,他们各怀什么心思,朕不知道吗?”



    萧锐听后才明白是什么名单,忍不住讽刺道:“吏部这么有效率?”



    夏皇也笑着点点头,然后反问道:“怎么,你没有推荐的人名?”



    萧锐回道:“儿臣比较低调,不太认识官员,何必给父皇捣乱,平添不必要的麻烦。而且父皇,那些都是五品以下官员,由内阁选中,呈给父皇过目就是了,为何还要父皇你劳心劳力,几位皇兄真是过分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没错!过个年都不让朕安静,折子朕已经打回内阁了,让李明扬好好督办此事。”夏皇笑道。



    萧锐笑道:“李首辅一心为公,必然能把这事办好,这正值年关末,想来去他家拜访的人一定不少,门前必然车水马龙。”



    夏皇扫了一眼萧锐,根本就不理睬他的话中话,而是说道:“李首辅能做内阁首辅的位置,而且一坐六年,还如此稳固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儿臣就蛮佩服李首辅的,一定要向他好好学习。”萧锐立即改变思路。



    夏皇突然想起了萧锐的婚事,便道:“冠军侯初四之后就会离京,你和诸葛流萤的婚事他也不反对了,本来朕想年后就赐婚,但突然想到,冠军侯的母亲去世未满三年,所以再等等吧。冠军侯为了忠而无法顾及孝,不能为母亲守孝,冒昧的赐婚,也是对了老人家的不敬。你还小,过了年也才十八,事业未成,不急着成亲。”



    萧锐道:“儿臣不急,此事有父皇做主。”



    “说起婚事,这几日云妃总在求见朕,旁敲侧击地暗示,恪王想迎娶李明扬的孙女李若雪为侧妃,说两人情投意合,看来年后恪王就得哀求朕了。”夏皇道。



    “切...”萧锐没忍住,讥笑出来。



    夏皇一瞪眼,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儿臣笑云妃说两人情投意合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”萧锐道:“儿臣看呐,是郎有情女方无意,逼不得已只能求父皇赐婚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朕怎么感觉,你话里有些酸酸味道?”夏皇打趣道。



    萧锐郁闷道:“哪有酸酸的味道,只是为若雪妹子鸣不平,一旦父皇赐婚,就害了一个女子,哎...”



    “啪!”夏皇气得拍了桌椅,问道:“你胆子挺大啊,竟然敢诽谤朕!朕何时害过一个人!”



    萧锐心直口快,说完就后悔了,虽然陛下呵斥,但看脸色未生气,他才放下心来,说道:“儿臣知错了。”



    夏皇哼道:“你若也喜欢人家,也可以求朕赐婚了。”



    萧锐郁闷道:“父皇,儿臣错了,行了吧,儿臣怎么会有那种想法!”



    “真没有想法?”夏皇摇头叹息,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喜欢什么,就要得到什么!得不到,就要去争,就要去抢!这才不失男儿本色!你若什么都顾虑,必然一事无成!记住,凡事先干了再说,至于成不成功,过程中再考虑!”



    萧锐很想反驳他,这种狼性思维的确是好性格,但是不是对所有事都有用的,不经深思熟虑,万一步入万丈深渊呢?



    夏皇似乎看出了萧锐的心思,又道:“纵观历史,你会发现成大事者,都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度。对待每件事都是这种态度,它便会督促你把事情做好,这是内心的暗示,亦是一种内心的强大。”



    萧锐沉默了,他把陛下的话听进了心里,自己是不是顾虑太多,总担心自己实力不够,人脉不足,所以畏手畏脚,不敢真正的去争,去抢?



    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啊,自己一直知道这个道理,却始终没有真正明白这个道理。



    萧锐再次起身,恭敬行礼:“父皇,儿臣受教了。”



    夏皇欣慰地点点头,说道:“很好。”



    萧锐心中突然产生一个念想,忍不住问道:“父皇,儿臣有句话,不知当问不当问!”



    “你问!”夏皇点点头。



    萧锐深吸一口气,第一次问出了内心的好奇:“儿臣的母妃,因何而死?真的是染病吗?”



    此话一出,萧锐躁动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5858xs.com
日本三级2017电影重口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