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章 坑人小能手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名门珠玉正文卷第一零九章坑人小能手杨思漪调皮归调皮,却是分得清轻重的。见颜七面上很正经,便继续避在了一旁,杨青菀则是随着颜七走到了另一头的亭廊尽头。



    见他神神秘秘的,她便先问道:“怎么的,颜七是想确认什么?”



    颜七这才挠了挠头,“您还记得腊月十三的那天夜里吗?我家爷那会正在”他忽地吞下了后面要说的话,沐浴这两个字才没从他嘴里蹦出来,“反正那夜宁神医过来帮我家爷重新包扎好手臂之后,小的便偷偷问了一嘴,便知道那夜您是来过的。听说是您请了宁神医过来的,也就是说,您是不是知道我家爷的伤口泡水了?既然您知道,是不是看过我家爷”



    杨青菀都快哭了,到此刻若是还听不出颜七想确认什么她就是白长了颗脑袋。



    她一时不知要如何回话,胸口却是起起伏伏的。



    颜七显然是没察觉到她的羞愤,稍稍顿了一顿,又委婉道:“小的也没别的意思,我家爷还未娶妻,身边连个姑娘家都没有,还是头一回被看了身子”



    杨青菀脑子嗡的一声响,只觉得再由颜七这般说下去,不知要扯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。她下意识抬起了手,一个耳光便干干净净落在了颜七的脸上。



    啪的一声,很是清脆。



    颜七捂着脸,眼神又懵又惊讶,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耳光后很是委屈,“杨三姑娘,您做什么打我?”



    杨青菀很着急,“让你胡言乱语!”



    另一边的杨思漪亦是看到了他们这边的举动,对事情的发展很是吃惊,“三姐姐,你们怎么了?都发生了什么事?”她在原地站了站,终是提了裙角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没什么事。”杨青菀这般应着,回头见颜七还一副云里梦里的,当真是恨铁不成钢,“你这张嘴真得好好把把关,别什么话都往外说。事关你家爷的清白,你若是不去开这个口,谁还敢到处说?小心让你家爷知道了,你还得被罚上一罚。”



    她一抬头,见杨思漪已经快到跟前,忙又警告了颜七两句,便匆匆越过他走了。



    颜七还是捂着脸,瞅着侯府的两姐妹手挽手慢慢出了院子,这才委委屈屈地往屋里去了。



    他被扇的那半边脸火辣辣的,给红了一片,看着十分明显,甫一进屋,沈凉昭便发现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这脸是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颜七心里头正难受着,见自家爷这般贴心问了一嘴,登时便跟着大吐苦水,“小的后来琢磨了下宁神医说的话,得知那天夜里小的去厨房那边拿饭菜的时候,杨三姑娘正好来了。她这么一来,便如入无人之境,定是把爷给看光了。这事儿非同小可,小的生怕杨三姑娘在外面乱说,坏了爷的冰心玉洁,故而方才很委婉地提醒了她几句,她竟打了小的一耳光”



    沈凉昭在颜七将将提起这回事的时候,两道浓眉便已经高高挑起,再听到他后面所说的这些,就连他都受不住了,只觉得面上如火在烧。



    他前脚才跟人家隐晦提到了这个,这才把人给羞跑了哪曾想,她一出门又被颜七二次提起也不知她该是如何的羞愧难当,颜七只挨了一巴掌还是轻的了。



    沈凉昭一掌拍在桌几上,恼羞成怒。因着力道太重,搁在手边的茶水都给震倒了,流了小半张桌面。



    “你倒是大胆!”



    颜七吓得不清,当下便跪了下去,哭丧着一张脸也不知自己哪里大胆了。



    他这苦口婆心的也是不容易,在杨三姑娘面前没讨到好,在自家爷的跟前亦是没得到体谅,也不知是不是今日犯了太岁。



    “爷,小的不敢,小的一心为您着想,真不知是哪里做错了。”



    沈凉昭揉着额,开始怀疑颜七是如何能留在他身边伺候的,就这般的情商,只怕要给他惹一堆的事。



    一点都不懂得姑娘的心思,合该着得让他先娶个媳妇,让他媳妇好好教育教育他才能好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以后只管做好你份内的事,少在杨三姑娘跟前晃荡。”他思来想去,又凉飕飕望了颜七一眼,“我的事也不用你去多嘴,再有下次便先拉出去打一顿。”



    被颜七这么一插嘴,杨三姑娘那边估摸着要恰得其反了。



    颜七见自家爷的脸色不大好看,自是不敢多吭一声。跪了好一会,迟迟没见自家爷让他起来,便悄咪咪抬了抬眼,这才发现他家的祖宗已经去了案台后批阅奏折了,他偷偷松口气。



    他试探着说了句要出去做事了,见那案台后的人没半点反应,便明白他这是默认了,赶忙起身小跑着走了。



    追责探梅已经是杨青菀回侯府三日后的事了。



    因着在烟雨行那边出了大事,探梅又参与在里面,事发之后她便直接被关押了起来。那一阵时日忙着救活徐如兰好证明自身清白,故而杨青菀一直没抽出时间,如今回了府,一下子便清闲了不少。



    探梅被押过来的时候,整个人足足瘦了一圈,憔悴了许多。



    比起最开始她着急地抱着杨青菀的大腿哭着要辩解的时候,她如今平静了不少。



    她规规矩矩跟杨青菀行了礼,也不待谁来问话,便把一切托盘而出。



    “奴婢是被周二姑娘所骗,误以为她是真心想与您和好,三番两次后奴婢才被说动了心思。奴婢是收了她的好处不假,却不是为了害姑娘的,那会奴婢次次给周二姑娘放狠话,她若是敢打您的主意,奴婢第一个不答应谁曾想,她嘴上说得好好的,实则这次烟雨行的一切谋划都是为您准备的。奴婢对不住您,奴婢若是知道这些,绝对不会听信她的鬼话给田四姑娘下药,害得您遇事的时候孤立无援,从而落入了周二姑娘的圈套。”



    探梅说着说着,便重重磕起了响头,“奴婢知道罪不可恕,本想一死了之,可想到您定也想知道前因后果,便一直苟活到现在。其余的也没什么好说的,奴婢无颜再面对您,待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,奴婢便以死谢罪。”

5858xs.com
日本三级2017电影重口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