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八零章:或许是因为花儿太美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距离《入殓师》第三幕的更新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。

    院线电影标准的制作,在斗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鹤立鸡群。加上此前三个系列视频接连登上首页推荐,目前平台内电影的人气,已经颇高。

    最后两幕视频放出之后,视频的点击量几乎在一瞬间就超过了五万。

    随着许许多多的新老网友涌入,《入殓师》最终两章的内容,正式展开在了网友们的面前;

    承接自第三幕“别哭,这并不是真正的终结”剧情,在澡堂老板娘去世,老林为老板娘送行之后,司原回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相比于之前的孤独,她现在有了朋友——刚刚失去了母亲的老板娘之女,橙同学。

    一个是因为母亲强制戒毒而踏入了新的生活环境,一个是因为母亲的离世遭受了生活的巨变。

    这种友情或许并不纯粹,与其说是互相欣赏不如说是互相需要——但是不论如何,它诞生了。

    两个同样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迷茫的女孩儿从此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她们一起上学,一起在课堂上对着根本听不懂的知识发呆,一起在放学后溜到小镇外的那座石桥上,对着河边的柳芽和和芦苇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,顺便等待着从殡仪馆下班必定会经过这里的老林。

    在说不上是等待老林还是仅仅想给自己找个理由摆脱孤单的时候,她们偶尔会各自谈起自己的父母;

    “小原,你爸爸妈妈是什么样子的?我怎么从来没听老林或者你提起来过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?从我记事开始,就没见过我爸爸。我妈说他在我生下来之后就死了,不知道是真的假的。反正从来没见过,也没见过照片什么的。

    至于我妈,一个把自己生活搞的一团糟的女人。小时候对她的记忆,就是几乎每一次学校放学她都会迟到,然后干呕着对老师道歉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认真的对待过我,我还记得小学时候,学校让学生参观动物园写读后感。她把我带到了一个脏兮兮闹哄哄的地方,看了一圈的鸡鸭鹅狗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我自己会买菜了才知道,那个地方原来不叫动物园,叫菜市场。

    等我长大一些不用她管了就更过分,不是喝醉就是在喝醉的路上。每一次喝多了回家就是哭。不仅自己哭,还非要抱着我哭,天晓得她怎么就那么多的眼泪。跟她在一起,我每一天都过得好压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还是我妈妈好一点。虽然唠叨点,但至少还像个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有的时候我好羡慕你,有个好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现在好羡慕你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我?你脑子没病吧,我恨死她了,既然不知道如何养育孩子,为什么还要把我生下来?来这个世界上,似乎我就是跟她一起遭罪的。摊上着么一个妈,我现在还活着就是个奇迹好嘛?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仅还活着,你还有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谈到这里,两个女孩儿就都红了眼圈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小河里的涛涛流水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偶尔,两个连古文都背不下来,要被老师罚写的女孩儿,也会面对这小河讨论哲学层面的问题;

    “橙橙,你说这些蝴蝶知不知道,它们再过几个月就会死掉?”

    “我猜它们知道的吧……不然不会飞的这么匆忙,感觉时时刻刻都在赶时间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它们这一辈子有意义么?为的是什么啊?就为了在土里生下卵,然后等着秋天到了再冻死饿死么?”

    问题太深奥,以至于提出问题的和被提问的,都不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或许,是因为花太美了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林已经站在了她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翩翩飞舞而过的蝴蝶,将手负在身后拎着保温杯的老林,微笑着给出了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似懂非懂,跟在老林身后,沿着那条已经被绿芽儿和小野花包围的小路向公交站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迷惘而惬意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先是小橙同学的离去;澡堂老板娘死了,小橙要去和她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——在另外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刚刚送别了自己唯一的朋友,另一件事情便又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将司原送到这里来的民政员,在一个平静的午后再次登门,并带来了关于司原妈妈的消息;在一次戒断反应中那个女人心脏病发作猝死了,需要家属过去处理一系列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民政员送完通知离去后,老旧朴素的房间之中,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原才擦了擦眼角的眼泪,倔强的别过了头:“她从来就尽到过一个母亲的责任,就知道给我添麻烦,从小时候就是。这么多年,她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给我做过,从我能够到灶台开始,就是自己煮面。洗衣服,收拾屋子。她麻烦了我十几年,现在到死了还要我去给她收拾烂摊子!”

    背对着她的老林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死寂。

    直到窗外的日头都已经西斜,小原才终于嚅动了一下嘴唇,抱起了自己的膝盖,“老林,你也不想去,对吧?”

    老林仍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这么多年没跟你联系,你也恨她吧?对吧?”

    依旧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当初是为什么跟你闹掰的?”

    这一回,老林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那年她十八怀了你,我让她把胎打掉,她不依。她说她爱那个臭小子,要和那臭小子结婚,要把你生下来。两个孩子,懂什么叫爱情?什么叫婚姻?我把她和那个臭她恨我。我说那就滚,永远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无比的沙哑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从未知道过的往事,小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随即,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:“那她……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背对这小原,老林仰起了头,长叹了一声:“她就走了,临出门的时候跟我说,她就算是死在外面,也不会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林转过身,擦去了满脸纵横的老泪:“后来我听说那个臭小子抛下她跑了,我跟人打听了好多次去找她,但是每一次都扑了空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捧着死亡通知书已经泪流满面的小原,老林笑了:“她可真倔啊,她真的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这里第四幕进度近半,等待了一个多星期终于看到更新的网友们,却纷纷阵亡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的沙雕网友暂停了视频,回到了评论区。

    这部分人,大多都是熟悉李世信风格的老粉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如果不歇口气再看。

    眼睛,怕是会哭瞎……u

    
5858xs.com
日本三级2017电影重口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