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章 靖康之难(七十一)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以往每年正月初一这天,朝廷都要在大庆殿里隆重举行大型活动。大殿庭内要排列法驾仪仗,百官入殿要冠冕朝服。诸路举人、解元,也要身穿青边白袍士服,头戴二梁冠,立于朝班。诸州府前来进奏的地方官,都要各执名状入殿。



    皇上端坐在大庆殿内,神采奕奕,接受百官朝拜。之后,各国使人依次入殿,祝贺新年。



    大辽大使觐见时,头顶金冠,金冠后檐尖长如大莲叶,身穿紫色窄袍,佩带上饰有金蹀躞;大辽副使则身穿公服,佩有金带,如同汉服一样。大使行拜见礼时,立左足,跪右足,将两手合掌放在右肩上为一拜。



    夏国使副皆头戴金冠,但样制短小。服装是红色窄袍,也佩有金蹀躞,脚穿皮靴。他们行礼时,皆双手交叉跪拜。



    高丽与南番交州使人,行礼皆如同汉仪。回纥使人长髯高鼻,用布帛缠头,服装散披在身上。于阗使人戴小金花毡笠,穿金丝战袍,腰部束带,并与妻子同来。他们用骆驼运来毡兜与铜铎,给宋朝入贡。三佛齐王国使人长得都很瘦,也用布帛缠头,穿红色衣服,衣服上织有佛面。南蛮五姓番使人皆梳着椎髻发型,身穿乌毡,如同僧人一样。行礼之后,皇上当即赐给他们汉装金袄之类。另外,还有真腊、大理、大食等国,有时也派使人前来朝贺。



    大辽使人住在都亭驿,夏国使人住在都亭西驿,高丽使人住在大梁门外安州巷同文馆,回纥与于阗使人住在礼宾院,其他诸番国使人住在瞻云馆或怀远驿。只有大辽、高丽使人在馆内赐宴。那时候,大宋可谓天朝大国,东京城可谓富饶而又美丽的天堂。



    而今,不仅没有各国使人来京拜年,而且皇上还要命亲王去金人军中致贺。昔日的天朝大国,已不得不低头向金人称臣;昔日的东京天堂,已变成今日之人间地狱。京城人抚今追昔,无不伤感,“继之以泣”。



    宋钦宗得知宗翰不许百官出城,于是安排济王与景王,一同去金军给宗翰贺岁。他们前脚刚回来,宗翰的儿子真珠大王设也马与八名使人,受宗翰委派,也紧跟着入宫,向宋钦宗致贺。



    宋钦宗没派人去给宗望拜年,宗望也没派人来给宋钦宗贺岁。宗望在正月初二派出了二十一名使人,来到国子监烧香,说是祭拜先圣孔子。



    到初二这天,送往金营的一千万匹绢帛已运输完毕。但应缴纳的金银尚未完成,还要继续根括。负责根括金银的徐秉哲,这天向宋钦宗奏报道:“昨蒙圣旨,根括权贵之家金银表段。据南壁根括官陈著押来的高伸家女仆刘梅寿说,高伸先后两次令差役刘均,将金银送往其兄高杰家收藏。本府遂派人将刘均带来开封府问询,高伸却与高杰等亲自来到本府法庭。高杰系金吾卫大将军,高伸系延康殿大学士,他们从前受国厚恩不可胜计。今日,他们各亲自出马,倚恃官高庇护差役,根括金银恐难以成事。该如何处置,伏望陛下赐旨,以便施行。”



    宋钦宗对藏匿金银的官员非常痛恨,当即下旨说:“高伸仗势至公庭,有亏臣体,应予落职。高杰降职,任左卫率府军率。”



    高杰与高伸是高俅之兄,他们能够升官发财,全依仗着高俅的势力。高俅死于去年五月。高家势力早已开始衰落,高家财产也早已进入根括官们的视野。



    接到圣旨后,徐秉哲心花怒放,遂加大办案力度,大张旗鼓地派人去高杰、高伸家抄家,将其家中收藏的金银全部予以没收。



    此时,康王兵马大元帅赵构、副元帅汪伯彦等人,正继续向东平府转移。正月初一,他们经过莘县,晚上住在阳谷县。正月初二,经过景德镇,晚上住在一个叫迷魂寨的地方。正月初三,顺利到达东平府。



    东平府路安抚使卢益、转运副使黄潜善、转运判官闾邱升等官吏,出城到郊外迎接。东平府百姓父老得知消息,纷纷涌上街道,肩并肩夹道欢迎,“欢呼之声,溢满城市”。



    赵构来到东平府后,心里无时无刻不挂念着东京城,挂念着皇上、太上皇和母亲。一想到京城久被金人围闭,信息不通,情况不明,他便心怀忧虑,涕泗横流。



    皇上、太上皇和母亲都在京城遭难,而自己却躲在东平府这里无所作为,这让他倍感自责,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

    正月初五这天,赵构终于想到一件可做之事。他想用祭祀与祈祷来表达心愿,来求得心安。于是,他命耿延禧撰写祝词,派人前往岱岳祭祀,祈祷“国祚无疆,复见太平”。



    有一件事,赵构还不知道。宗泽在率军奔往开德府途中,声言康王就在军中,已引起金人的注意。



    宗翰对寻找康王一直甚急,得知康王已去开德府,他立即通知萧庆,让萧庆去找宋钦宗下诏书命康王回京。



    宋钦宗并不知道康王是否真在开德府,但他不敢违抗金人命令,只好令翰林学士院起草诏书。



    萧庆得到诏书后,当即送回青城。宗翰又令刘彦宗与时立爱,对诏书进行了三次修改。然后,派人马护送中书舍人张澂出城,前往开德府。



    向金人缴纳绢帛的任务已全部完成,但缴纳金银仍没结束,仍在进行中。



    金人对金银质量要求很严,对于未销熔的金银制品,对于两数稍有不足者,都予以退回。那些负责检查接收的金人,意欲收取贿赂借机发财,因而“纵强恣横”,对于送来的金银都要横挑鼻子竖挑眼,千方百计找毛病。



    正月初三这天,金人通知开封府,有一大批金银不合格,要求派人取回退换。开封府不敢耽搁,立即派出近千名差役到南熏门去取。由于时间紧任务重,差役们一路奔走很迅速。



    城内百姓见大群差役从开封府出来,很急切地奔南熏门而去,很好奇。他们猜测,或许是开封府去与金人办理交割城池之事。于是,他们一路随行,争往观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5858xs.com
日本三级2017电影重口味